掼蛋大流行:圈层隐秘社交工具

日期: 栏目:掼蛋资讯 浏览:194

来源:凤凰深调 作者:燕青


  源自苏北的这项牌类游戏,似乎有取代高尔夫球、国粹麻将,成为男女皆爱、政商文通杀的“新社交工具”之势。然而它广受欢迎之时,也夹杂出几分争议。





  作者|燕青


  2023年春节,“掼蛋”,一种牌类游戏,一夜之间从隐秘的社交场域进入大众视野。


  在火遍全网的小品《坑》里,沈腾演的“躺平干部”要盘点自己为人民群众做了哪些实事,发现“无绩可寻”。于是,他一面向下属花式“借事儿”,一面嘱咐说“赶紧把借我那几件实事儿整理一下,发咱们掼蛋群里。”小品演罢,“掼蛋”就上了热搜。


  网友纷纷表示,这句台词颇为写实,“掼蛋群这个细节,显然是经过深入调研的”, 它把“对不干实事的干部讽刺拉满了”。


  台词里的“掼蛋”,其实是一项四人牌类游戏。两副扑克,两两组队,即可成局。这项游戏综合了“争上游”“八十分”“斗地主”“升级”等牌类游戏规则,通过组合“炸弹”“同花顺”“对子”“三带二”等牌型,与队友配合出牌,同队玩家手中的牌最先出尽,即算胜。


  据人民网刊登的资料显示,掼蛋最先发源于江苏淮安,2017年正式成为国家体育总局向全国推广的“趣味智力运动项目”。


  多位政务圈人士告诉凤凰深调,近年来,这项由总局推广的趣味益智类运动迅速在全国政、商、学各界风靡开来,成为“圈子”里必备的社交工具。“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这句顺口溜也冲出苏北,走向全国,流行于各地的掼蛋局。


  “小品里说的掼蛋群,是近几年体制内社交生态的一个缩影。”在北京一家企业对接政务工作的负责人李恒表示,掼蛋,现在是体制内饭局最常见的“攒局由头”,已经替代了高尔夫球等项目。





  圈子文化、打“业务牌”


  李恒回忆第一次接触掼蛋式饭局,是2019年去江苏一个地级市出差。出于政务工作需要,通过同事引荐,他结识了当地的政府干部,“那时,我发现他们饭局前后都要掼蛋。”


  饭局约在下午四点左右,地点安排在当地一家餐厅包间,包间里有一张圆形餐桌,旁边有休息区,摆放沙发和茶几。入局的有三拨人,本地官员、本地企业家和企业政务工作人员。


  “本地官员是地级市的厅、局长和副局长,他们互相之间还不太熟,但和本地企业家都比较熟,都是当地人。来者会先介绍彼此,‘某局,这是我的朋友/领导谁谁谁,今天一起过来’。” 李恒说,那日,刚到4人后,即有人掏出两副扑克牌,提出掼蛋,于是四人移步休息区,“这避免了之前饭局等人环节的尬聊,感觉很自然。”


  此前,他听说过但没有实战过掼蛋,没想到,粗略了解一下规则后,就能极快上手,(掼蛋)集合很多种牌的打法,过去总是玩过一两种的,所以一说、一打,马上就会了。”





  除了易上手外,掼蛋的过程极富戏剧性,“比如,你摸到不少炸弹,别家出了一溜牌,你把手里的炸弹往牌桌甩出去时,很过瘾,但没想到下家能甩出更大的炸弹,你就笑不出来了,但你仍会猫准时机,等待下一次出牌的机会。。。。。。”


  李恒说掼蛋能让人迅速沉浸在牌局中,容易“上瘾”。而这种“瘾”,主要离不开牌局里队友的默契配合和精心算计。


  他初入局,就要通过手里的牌和已经出掉的牌,大致估算队友可能有些什么牌、要些什么牌,以便能互相帮衬、尽早把剩下的牌出完,“变化多端,又考验智慧,游戏性就很强了。”


  当天一局掼蛋下来,作为饭局上的生面孔,李恒已经迅速和牌局里的两位领导熟络起来,“连加微信都行云流水。”


  容易入门,两两组队,默契配合,游戏感强,这些特点,让掼蛋成为一种引荐生人丝滑进入熟人圈的绝好工具。


  在北京从事企业政务相关工作的吴明伟表示,政务圈一般由熟人构成,人员固定,进入圈子的“门槛”较高,因此需要人组局引荐,“八项规定后,各地官员对待饭局、酒局都是审慎的,一般会拒绝。但一提到掼蛋这种国家体育局鼓励的体育益智类竞技运动,大家还是很愿意参加。“


  另外,掼蛋攒聚几乎不需要做准备,甚至牌桌都不是必要的,微信小程序或者app就能线上玩,更不像其他运动还要购买特别的装备,“用极低的成本打入较高门槛的圈层,是一笔相当划得来的账。”


  掼蛋一般也会顺延出一个简便的饭局,选择本地特色餐厅。餐厅包房内,需要有区别于餐桌的空间。“高档一点的,在餐桌旁边的沙发上打,条件差一些,就在餐桌旁边搭桌子、椅子打。但绝不会在餐桌上打。”吴明伟告诉凤凰深调,掼蛋“瘾”大的局,甚至吃饭都不重要了,“不到八点就结束吃饭,紧接着继续组队继续掼蛋。”


  组队,如果和领导是队友,掼蛋打得好,再加上酒精微醺的作用,就有希望彼此“称兄道弟”、建立革命友情了。


  用掼蛋“破冰”,仅仅是社交的开始。当政务圈里各层级的人入局以后,眉眼话术间就开始透露着一些“业务气息”。


  “有种说法,叫做‘打业务牌’。”


  上观新闻在2022年底曾刊登过一篇描写“打业务牌”全过程的文章:“他们从最熟悉的张三谈起……张三好像提拔了,张三好像犯错了,张三惹怒领导了……不是张三是李四,李四最近挺倒霉,开会席卡没放好,领导全得罪了……掼蛋一局打得好,说明小子有头脑。掼蛋算账算得清,说明干部懂经济。”


  以往酒局中的推杯换盏,成了掼蛋里的“一对3、两张4、三个5带两张6,四个8、五张9,同花顺最大”,有些人沉浸在牌路里,有些人则“从国家大事聊到儿女出路。不经意间,要事全部谈妥说定。”


  不过,吴明伟认为,政务这圈子里,都是人精,目的性太强就会离这圈子越来越远,“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有些关系并不是马上能用到,这些是进一步谈各项工作的准备。”吴明伟说,“人脉积累,你懂的。”在掼蛋局里结识的关系,渐渐可能成为对未来工作有用的资源,比如帮助企业扩大规模,发现新的合作模式、找到人才来源等等。


  局越开越大,人越打越多,掼蛋群里成员的身份百花齐放,场面别开生面。


  这种棋牌游戏简单有趣,广受各界人士喜爱。多位政务圈人士透露,在这一波“大流行”前,掼蛋在部队内已风靡一时。





  凤凰深调查阅资料发现,2020年,火箭军指挥学院某试验室政治协理员、 办公室副主任在《政工学刊》上发布过一篇名为《掼蛋辩证法》的文章:“掼蛋传入部队时间不长,在训练之余、周末假日很快风行起来,官兵美其名曰:学文件。掼蛋系蕴含着丰富的辩证法,让官兵在你来我往之间洞察世事、修养心性。”


  一位见识过部队掼蛋局的人士说,“大家玩得很开心,边掼蛋边聊天。要搁在平时,你和人家聊什么呢?除非是当过兵,有过交集。打牌就不一样了,如果他和你组队成为一伙,配合特好,最后还赢了,感情一下子就拉近了。自然就加上微信,回头继续约了。”


  企业家、投资人,做工程的,包括教授,医生,书法家协会的理事等各种文化人,也都爱玩掼蛋,老朋友带新朋友,圈子越来越大。局比较大的,会开好几桌。大家都有希望和各行各业有威望的人一桌,剩下的人还能继续组队,或者选择去桌旁观战。吴明伟表示,“有威望”指的是更受尊重,并不一定是头衔大,“比如,校长可能比局长更受尊重。”


  2020年疫情乍起,但掼蛋受到的冲击并不大。自从流行病学轨迹调查等防疫策略实施后,只是线下掼蛋的场所更加“隐蔽”了。





  发源地之争


  一些数据,或许能为掼蛋大流行提供另一种观察角度。


  天眼查数据显示,全国已经有408家与“掼蛋”相关的企业,其中348家是近10年内成立的,成立1~5年的企业有158家。从注册信息来看,有244家注册地在江苏省,从事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的占比最多,达到116家。


  2021年,淮安掼蛋文化协会公布了省内两所高校统计的数据,彼时,全国已有超过1.4亿名掼蛋玩家,覆盖了全国70%以上的一级行政区,每年各地掼蛋比赛也突破了10万次,参赛人数超过1000万人次,俱乐部数量过万家。


  到了2022年底,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公示平台(试运行)数据显示,江苏、安徽、山东省内各地都陆续成立了以“掼蛋”为名的相关协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公布资料显示,在掼蛋大流行前,江苏、安徽一带各地区还曾争相宣布,自己才是这项游戏的发源地,“发源地争夺战”甚至细化到了地级市内县区和乡镇之间。


  时任淮安市政协副主席、民进淮安市委会主委的朱毅民专门阅读文史资料后,认为 “掼蛋发源于淮安”需要被正名。不久后,《关于将淮安掼蛋打造为全国知名城市文化品牌的建议》送报至市委,同年,朱毅民任 “掼蛋体育文化产品建设”专题调研组组长,推动完成相关调研报告。


  2017年,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召开发布会,正式承认掼蛋为体育竞技项目。





  “不务正业”,是掼蛋的错吗


  尽管有官方背书,和围棋、象棋、国际象棋等并列,成为智力运动九大比赛项目之一,但掼蛋近年来屡次陷入舆论争议中。


  2019年,苏州大学党委常委、总会计师周高出席了在江苏淮安举办的“今世缘·国缘”第二届国际掼蛋文化节。在文化节开幕式上,他作了题为《核心价值观与掼蛋文化》的主题演讲。


  该主题演讲引发部分网友争议,有人认为,周高身为苏州大学的校领导,长期深入研究掼蛋文化,是否有“不务正业”之嫌?澎湃新闻当时也发表评论,称掼蛋与“核心价值观”毫无关联。





  也有网友认为,掼蛋作为一种正经益智游戏,在全国各地举办赛事,无论是谁去研究,都合情合理。


  几天后,周高通过记者回应,“近期工作太忙,已不参与掼蛋相关活动。”


  而掼蛋饭局再隐蔽,也有被举报的风险。2020年,江苏省纪委披露了盐城市响水县公检法一把手饮酒玩掼蛋的细节。


  这场违规饭局发生在2020年2月27日下午4点,刚任职县公安局局长半年的盐城市响水县原副县长沈爱东,在召开完“公检法联席会议”后,决定“尽地主之谊”,邀请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徐祥,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孟庆松及党组成员、县纪委监委第十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汪登波,以及“三长”下属等18人一同聚餐。


  聚餐地点选在了响水县交警大队的食堂包厢,据披露,该食堂位于326省道旁的南湖路,是一个到了傍晚就“人迹罕至”的地方。包厢内一共两桌,桌上摆着白酒、红酒。18人总共点了价值1308元的菜,最贵的一道菜为88元。在等待上菜前,公安局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和另一人拿出扑克牌就玩起了掼蛋。


  据披露,沈爱东与县法院院长徐祥、县检察院检察长孟庆松都是2019年调来响水县工作的,三人都住在干部宿舍楼同一单元内。参局的党员干部皆表示,一进包厢,就见到了桌上放着酒,但无人转身离开。当时在场的时任县纪委监委第十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汪登波在公安局长给检察长倒酒时,用胳膊肘撞了下检察长,并小声嘀咕提醒。


  “领导提议喝酒的时候,你去扫领导的兴,也太不合时宜了”,“就这么个小圈子,又是人情社会,拒绝了领导,以后还怎么做人。”其余参局的党员干部如是说。


  几天后,这场聚餐被人举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评述涉事官员:不知敬畏、违规聚餐、不好拒绝,最终只能换来被严肃处理。


  今年,在备受关注的券商界,也因疑似组织“掼蛋”活动引起对证券分析师廉洁从业的讨论。


  报道显示,2月8日至10日东吴证券在深圳举行了2023年度策略会。此次策略会东吴证券邀请了近2000名机构投资者以及800多家上市公司。然而举行前,一则通知广泛流传于业界:“掼蛋是一种在淮安及周边地区广为流传的扑克游戏,被称为淮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众多光伏企业位于江苏地区,打掼蛋成为融入光伏圈的核心技能之一。”该通知称,活动还特邀了一名掼蛋导师。


  随后,东吴证券方面澄清,未举办相关活动,但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打掼蛋”活动原本是东吴电新团队在深圳策略会期间的一个活动设想,没有放开邀请,也没有获得公司内部审批通过。


  2018年6月证监会发布《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廉洁从业规定》第9条规定:“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开展证券期货业务及相关活动中,不得以下列方式向公职人员、客户、正在洽谈的潜在客户或者其他利益关系人输送不正当利益。”其中就包括了“提供旅游、宴请、娱乐健身、工作安排等利益。”


  如何看待这些将掼蛋卷入争议的负面案例?又如何看待争议环境下的掼蛋大流行现象?文化评论作家张丰认为,掼蛋作为国家体育总局承认的益智类运动项目,本身并没有问题。


  “在体制内工作的人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强调纪律,很难像普通人一样社交。比如强调保密的岗位基本上都不发朋友圈,也很少在别的群里聊天。掼蛋似乎给大家提供了较为正面的交流方式,通过讨论参与这种游戏可以释放压力,其实是一种无害化的社交。”他认为,玩掼蛋如不涉及金钱,而是强调协作和打牌技巧,体制内人员在保证日常工作和绩效考核过关的情况下,流行打掼蛋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掼蛋作为社交工具如果被用作他途也值得警惕。“总有一些人想接触手握权力之人,并且利用本来无害的方式发展成某种利益输送。”张丰说。


  过去,麻将、炸金花等游戏也有发展成赌局的。纪委部门就曾公布过一些案例,商人和官员一起打麻将,商人故意输钱给官员,表面上是社交,实际上成了腐败。


  事实上,一些体制内单位对包括掼蛋在内的娱乐活动已有所防范。不少体制内工作者告诉凤凰深调,大多数同事对这类游戏持保留态度。


  江苏一位在体制内单位上班的人士说,无论是掼蛋还是其他任何活动,他所在的单位都有条例规定,同事内部不得聚餐团建,“娱乐终归是娱乐,把游戏当作正事,是不太合适的。”


标签: